真实认识历史:读钱穆《国史大纲》

发布时间:2020-07-26

真实认识历史:读钱穆《国史大纲》
在现今充斥着对中国历史想像与偏见的年代,读钱穆的《国史大纲》显得尤为重要。在书中〈引论〉里,作者开宗明义写出国人读史的应有态度:「欲其国民对国家当前有真实之改进,必先使其国民对国家已往历史有真实之了解。」

语重深长两次提到「真实」,是希望国人读史,要如实认知国史。至于读史的作用,简单而言是为了鉴古知今 - 真实的「鉴古」,才能踏实的「知今」。

不读史 无以言亦无以治

改革避免盲动,先要真实理解国史,自己过去的历史。回顾百年,五四运动提出打倒孔家店、全盘西化,没有了自己过去的文化根源,妄想接上西方的民主与科学,犹如身子虚弱的病人,任何灵丹妙药都只会虚不受补。百年以来,历史的发展宛如邯郸学步般,忘了自己本来是怎样走路的;而一开始就在五四运动就走错了第一步。

其时大家都提倡科学,以致迷信科学,忽略文史哲,屡屡重覆犯历史错误。不读史,无以言,亦无以治。

余英时是新亚书院桂林街草创时期的学生,曾以「一生为故国招魂」来刻画钱穆毕生志业与宏愿。余氏在新版《国史大纲》导读写到:「《国史大纲》是一部中国通史教科书,从初版(1940年)到今天已七十多年了。我们都知道,教科书每隔三、五年便必须重新撰写,至少也要大幅度地修订,否则便不能将最新的知识包涵在内了。但《国史大纲》在七十多年后的今天,史学界仍视之为不可不读之书,随时随地都出现重印的要求,不但在台湾如此,在大陆和香港也无不如此。由此可知,《国史大纲》早已从教科书转变成中国史学领域中的一部经典了。」

《国史大纲》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主要建基于钱穆深厚的史识 - 不只是历史知识,而是对历史的通透见识。正如余英时说「通古今之变」是《国史大纲》的一个根本宗旨。无论是制度、政治形态、经济体系或士阶层功能,都分别追溯其历代变迁的轨迹。

郡县定封建 有得亦必然有失

举一个读《国史大纲》的例子。一般而言,由于历史教科书的方便述说与考试评核关係,大都会写成「周朝行封建制,秦朝行郡县制」,但钱穆在《国史大纲》中指出事实并非如此简化。春秋时期,晋国已行郡县制,而郡县制的宗旨是以军功代替世袭,为得到利益去追求军功,官员尽心尽力,晋国因此得以强大,并成为早期的霸主。制度是渐变的,不能为了论说方便而将制度截然划分,所以《国史大纲》里,钱穆一直强调要真实认识国史。郡县制是图强之制,以军功代世袭,故齐晋率先成为春秋时期最早的霸主;其缺点是没有了封建皇室拱卫,君主大权容易旁落在权臣手上,导致亡国。证之历史,及后出现的三家分晋与田氏篡齐均有历史的因果关係,亦正正是春秋与战国时期的历史分水岭。

于晋齐而言,成也郡县,败也郡县。秦行郡县速亡,故汉初再行封建,即钱穆在《中国历史政治得失》一书中强调,凡制度之产生必为解决当时问题,设立之后,历时既久,有得亦必然有失。明乎此,就不会盲从中共的马列史观,一讲到封建制度就是几千年专制与黑暗,人云亦云。

《易经》是华夏文化讲变化之道的最重要经典,卦序的前后,显见其变义 - 艮卦讲的是停止,之后是渐卦,讲渐变之道,凡是制度总有一个渐变的过程。易变之道,证之钱穆论史,尤为着重制度之变,故有《中国历史政治得失》一书,这也是钱老先生以史论易的「通古今之变」吧。

(网上图片)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