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叶遭姦杀案证据不足‧被告无罪‧朱父跳楼

发布时间:2020-07-17

朱玉叶遭姦杀案证据不足‧被告无罪‧朱父跳楼(吉打‧亚罗士打25日讯)7年前轰动全国的北大女生朱玉叶遭姦杀案,唯一被告週二被判谋杀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死者父亲朱亚寿无法接受判决,在法庭二楼围栏处企图一跃而下,所幸在场数名记者和民众及时捉住他,阻止悲剧发生。此案在亚罗士打第四高庭下判,司法专员拿督莫哈末查基基于控方无法出示直接或间接证据,证明被告致伤及致死死者,因而宣布被告沙里尔嘉法(32岁)谋杀罪名不成立。56岁的朱亚寿和妻子林金莲(55岁)闻判后,神情哀伤,极度失望,更伤心得落泪。当记者访问朱亚寿时,他表示无言以对,不过会把案件带到上诉庭。可是,当夫妻俩早上约11时经过二楼第三高庭的走廊时,相信是接受不了被告无罪释放的判决,认为女儿朱玉叶没有获得公平的裁决,朱亚寿难忍心中悲恸,突然爬上走廊的长椅,试图跃楼轻生。在场记者及摄记见状,赶紧上前拉住他,高喊“安哥,不要跳,不要跳!”,顿时引起大家关注,在场民众也纷纷冲上前去劝阻。提醒朱父案件可上诉可是,极度失望的朱亚寿不听劝,挣扎着要跳下去,与众人不断拉扯。众人硬把朱亚寿拉下栏杆,并搀扶着他下楼,还劝他不要轻易放弃,同时提醒他可把案件带上上诉庭。记者劝他:“你女儿不会希望你就这样死去,你要振作好好活下去。”朱亚寿听后,伤心地哭了起来,并向旁人点头。为免朱亚寿再度想不开,一名庭警守在他身旁,直到亲友把车开来,确定朱亚寿及林金莲上车离开后,大家才鬆了一口气。32岁的被告沙里尔嘉法,控状指他于下午5时30分至1月15日凌晨3时05分之间,在双溪大年青松岭俱乐部内致死当年26岁的朱玉叶,触犯刑事法典第302项条文(谋杀)。在此条文下罪名成立者,唯一的刑罚是死刑。此案在今年2月25日开始审讯,双方律师传召的证人包括朱玉叶家属、负责此案的查案官、警方鑒证组人员、警员等。此案主控官是拿督查扎力副检察司,以及被告辩护律师为曼苏苏来曼。死者私处有2男精液司法专员莫哈末查基指出,控方的口供无法直接或间接证明是被告导致死者受伤及死亡。此案是以刑事法典第302项条文(谋杀)来审讯,因此,控方的供词必须足以证明被告造成死者身体的伤势及致死死者,才能把被告定罪。他说,根据审讯的所有口供,死者在跑步时无故失蹤,事后家属也前往报警。死者的尸体在隔天凌晨被发现时,身上有多处伤痕,私处有精液,经脱氧核糖核酸(DNA)检验后,证实是“X”男子的精液。“被告沙里尔嘉法曾于接受警方助查,并于同年3月5日出境大马。当他于过境时,被传召回国进行脱氧核糖核酸检验,并证实`X’男子就是被告。”他强调,第八号及第九号证物是从死者私处发现的两名男子的精液,第八号属于另一名男子,第九号则属于被告,所以不排除此案有第三者涉及,也因此无法证明就是被告致伤及致死死者。案发现场出现轿车属被告此外,他提及,曾在案发现场出现贴上黑镜的Naza轿车,虽然属于被告,但无法直接或间接证明是被告掳走死者。“在考量所有供词后,发现没有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证据,证明被告致伤及致死死者,因此宣判被告无罪释放。”王国慧:朱父早有轻生念头一直陪同在朱家身边的槟州武拉必州议员王国慧透露,朱玉叶遭姦杀案悬而未解多年,对朱家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早在2008年的某个晚上,朱爸爸曾经致电告诉她,他再也无法忍受,要从组屋住家跳楼轻生。“此案一直拖到2011年才有一些头绪,让朱爸爸终于看到破案的曙光,怎知週二裁决被告无罪释放,才使朱爸爸萌起轻生念头。”她说,其实法庭下判后,她就担心朱爸爸会失控打被告,于是赶紧致电要朋友陪着他。不料她才走下楼,就发现朱爸爸要跳楼。“我在楼下大声地喊:你冷静,不要跳!幸好有人及时拉住他。”“我告诉他,如果他死了,就没有人会再跟进此案。我也马上致电向当地记者求助,要求他们上门去看看朱爸爸。经过大家的开解,朱爸爸的心情才开始平复下来。”她感慨地说,这幺多年来,朱爸爸从来没有放弃为女儿讨公道。他每週亲自到警局跟进调查结果,还会见吉打州总警长反映问题。另外,公正党双溪大年峇甲亚兰区州议员黄思敏、西塘区州议员林桂亿等人,也到第四高庭聆听判决。未宣布无罪释放被告走出法庭被告沙里尔嘉法获悉自己无罪后,相信是一时兴奋,司法专员还未正式宣布他无罪释放,他便走出犯人栏抱住妻子,之后更走出法庭,神情淡定地让记者拍照,引起死者家人的不满。之后,辩护律师将他召回法庭,听取专员的正式宣布后,他才与家人步出法庭。王国慧强调,死者双亲对此感到不满,认为法官还没正式宣判被告无罪释放,被告便走出犯人栏抱住亲属,甚至走出法庭,情况很儿戏。“既然法官说此案还有其他疑犯,也证明被告是其中一人,那为甚幺不是在逮捕其他疑犯前,就宣布被告无罪释放?法官没有限制被告出境,他不是可以随时去澳洲?”似乎知道判决家人轻鬆说笑沙里尔嘉法的家人似乎早已预料他会无罪释放,替他準备了大衣,而在等待案件判决的过程中,他还与家人轻鬆地分享手机内容,不时有说有笑。当法官宣判沙里尔无罪释放时,其家人更在庭内喜极而泣,庭警马上阻止其家属大声喧闹。他与家人步出法庭时,并没戴上口罩或以大衣遮脸,反而是家人戴上口罩,然后在记者及摄影追逐下离开法庭。【新闻背景】跑步被掳姦弃尸路旁生前为市场调查员的朱玉叶,在下午5点30分,与当年24岁的妹妹玉春共骑摩多,从巴雅纳虎政府组屋前往距离住家约1公里半的休闲俱乐部附近住宅区跑步。当时两姐妹一前一后慢跑,当落后的妹妹追上前时,已不见姐姐蹤影,只发现姐姐的运动鞋及髮饰,地上还有血迹。朱玉春曾目睹一辆黑色休闲车猛踩油门绝尘而去,因此即刻向经过的一对情侣借手机,拨电告诉母亲姐姐被人掳走。失蹤将近9小时后,朱玉叶的尸体被发现弃在休闲俱乐部外面,她的T恤被掀起至胸部,下半身裸露。双溪大年医院剖验结果显示,朱玉叶遭强姦及肛交,被割颈及头部被硬物击中,失血过多死亡。採访手记我会先救人/丁仪玲当了两年的摄影记者,週二在法庭的採访工作算是我入行以来最惊险的一次。加入报界时曾被问过一道问题:若採访对象面临危险,你要救人还是继续拍照?当时的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今天朱爸爸在我眼前要跳楼,那一剎那,我找到了答案。我第一时间放下相机,卸下作为摄记的责任,不顾一切地沖前用力地将他拉住,阻止他做傻事。是的,我错失了好镜头!当下除了救人,我没有第二种想法。感谢天,朱爸爸安然无事。今后如果再遇上这个问题,我会大声地说:我会先救人!也许救人的后果会让我无法交出照片,但至少我救了一条保贵的性命。朱爸爸,我知道你很失望,甚至绝望,但寻死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法。自杀只会让关心你的人伤心。朱玉叶已经离开你们,若你也离开你的家人,他们会更加伤心更加无助。我相信,朱玉叶在天之灵,也希望你坚强活下去。朱玉叶遭姦杀案时间:下午5时30分至15日凌晨3时05分案情:北大女生朱玉叶在双溪大年青松岭俱乐部範围跑步遭姦杀被告:沙里尔嘉法,拿督儿子,潜逃澳洲6年返国落网‧2013.06.2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