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柏拉图《费德罗篇》:求知慾的满足,就是爱的力量发挥到最高

发布时间:2020-07-04

西方文明的核心是哲学思想,而西方哲学的内涵,大致上可以从柏拉图的哲学中看出一个轮廓。这也无怪乎,英国哲学家怀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 1861-1947)曾说,西方哲学传统最确定的普遍特徵,就是一连串对柏拉图所提出的注脚。这句话至今依然脍炙人口,但为什幺柏拉图哲学具有这种影响力呢?柏拉图的哲学能够占据西方思想核心地位的理由有三,分别是:写作风格、理念体系,以及天人之际。

柏拉图的作品统称为《对话录》,其主要内容大多以苏格拉底为对话的主角,在雅典的大街小巷与人交谈所发展出来的思想。对话是一种很特别的写作方式,最主要的价值就在于保存了阐扬真理时的辩证思维。

理念体系的自然呈现,是阅读柏拉图对话录时的惊喜。每个读者在聚精会神之下,跟随对话的脉络,而逐步理解追求真理的过程中,皆会突然发现,柏拉图三十多篇的《对话录》,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理念体系。最令人啧啧称奇之处在于,这个体系的浮现,完全出自于读者阅读后的感想,而不是柏拉图在作品中想要告诉读者的内容。

天人之际是柏拉图哲学对后世影响最深远的部分,原因有如下三点:首先,柏拉图哲学超越人伦,并直达天际的系统,为后来基督教的发展奠下基础。其次,理念体系不受人际关係的限制,让所有读者皆可以感受柏拉图哲学的超越价值。第三,天人之际告诉我们,人是由无限的心灵与有限的身体所组成的,因此,「认识自己」是人在追求永恆生命的过程中,最需要理解的一件事情。

研究柏拉图哲学的人,整理柏拉图《对话录》思想的结果,将它分为早期、中期与晚期三个阶段。柏拉图早期的思想以简短的对话录为主,内容多为记录苏格拉底的言行。中期思想为柏拉图的成熟阶段,大多以篇幅较长的对话录作为他思想的代表。晚期的柏拉图思想,虽然展现思想的方式更为深沉,但讨论的议题反而多以早期思想所列举的为主。

柏拉图思想成熟期的主要对话录代表中,最着名的是《理想国篇》(Politeia)与《飨宴篇》(Symposion)。前者内容丰富,但大多在讨论何谓正义,后者是众人发表高论,在酒酣耳热之际,大谈爱慾。《理想国篇》的对话,以理性、稳健与细緻着称,而《飨宴篇》的对话则以感性、跳跃及粗犷出名。

两者之间,像极了希腊神话中长期谈到的太阳神阿波罗与酒神戴奥尼斯之间的对立。这个对立其实是同源的,来自人性中所流露的两个面向。《费德罗篇》正是柏拉图这一时期思想中的杰作。它具有多方面的功能,试图将人性中理性与感性这两种不协调力量,透过这篇对话加以结合。它让人理解,将冲突的理念放置于同一架构下的结果,其实是达到内心谐和的途径。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费德罗篇》具体而微地描述了柏拉图思想的主要内容,将写作风格、理念体系与天人之际揉合在一起,成为柏拉图哲学的缩影。

《费德罗篇》是柏拉图作品中,唯一一篇记录对话人物离开雅典城的对话录。这个细节饶富深意,因为乡村与城邦之间的差别,正是应用乡村的神话世界,来描绘城邦政治规範的想像空间。像《飨宴篇》一般,《费德罗篇》谈论的主题是爱。然而,爱却是如此矛盾,让所有的人,无论是被爱者,还是示爱者都遭受「满足慾望」与「追求美感」这两股力量的拉扯。面对这种拉扯,没有人敢忽视爱的力量,却也让苏格拉底的观点,出现否定与肯定的两种不同立场。

苏格拉底对爱的诠释延续着柏拉图典型的二元论思维,将爱的力量,从表象到实在,从表面的狂野到真实的提升,做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明。所有人都明白,爱的力量是多幺强烈,让人根本就无法从示爱者的激情中脱离出来。但是,在乡间散步的苏格拉底,抬头见到烈日当头,却又立即想到,纵使爱的力量有其疯狂之处,难道这个疯狂不正是哲学中追求真理的神祕力量吗?因此,苏格拉底发挥了理性的精神,强调爱的疯狂力量,其实就是一种神性动力的展示。此动力充斥于我们的灵魂之中,让所有的人皆能发挥理性的力量,不追求肉慾的满足,而追求满足求知慾。

对于苏格拉底而言,求知慾的满足,就是爱的力量发挥到最高层次的展示,也就是哲学被称为「爱智」的主要理由。这种藉用神话故事展现哲学定义的方式,让所有人讚叹不绝,打从心底佩服柏拉图真是一位充满艺术细胞的写作家。不料,就在这个时候,《费德罗篇》的对话话锋一转,开始问到写作的价值。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当所有人肯定文字的价值时,苏格拉底却认为,真正使作品具有价值的地方,不是用文字记录的文本,而是透过辩证思维所口述的对话。

换而言之,文本只是用文字记录下对话当时的智慧,而其功能,只不过是一连串帮助我们恢复当时对话情景的提示文字;文字本身却不代表真实。真实来自于辩证时的体悟,却与修辞所应用的技巧没有直接的关係。《费德罗篇》内容丰富,阅读起来非常紧凑,牵涉範围广泛,需要细细阅读,否则并不容易掌握其要旨。

本篇译者孙有蓉是我的学生。她以优异的成绩在法国留学,并留在巴黎第一大学索尔本校区任教。长期以来,她教授经典之一,就是《费德罗篇》。在翻译本对话录的过程中,她提供了大量的译注、前言与摘要,甚至列出一篇跋,企图说明阅读本篇对话录的细节与挑战。我在阅读完她所做的翻译之后,可以很骄傲地说,因为她的努力,所以华人世界中的柏拉图研究必然会因为这一篇翻译,获得更向前进一步的机会。我向所有热爱西方哲学经典的国人,郑重推荐本译本。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论美,论爱:柏拉图《费德罗篇》译注》,商周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柏拉图
译者:孙有蓉

Philo-sophia,爱智慧。哲学之大用,不过探寻命中所爱何为已矣
问柏拉图「爱」为何物?
华文世界首次希腊文原典直译,重现最古老隽永的爱情哲学经典

柏拉图式爱情是精神恋爱?|我们爱的只是虚幻的影像?|我如何知道对方是否爱我?|幸福人生如何追求?
人类探究千年的习题,柏拉图其实早有见解?

导读柏拉图《费德罗篇》:求知慾的满足,就是爱的力量发挥到最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